旧网站入口

国学知识大家讲:第十八讲 学习论语

发布时间: 2019-03-20 14:34:00 来 源:

第十八讲  学习论语 
亦 省

  公冶长五 第二章
  1、原文
  子谓南容;“邦有道,不废;邦无道,免于刑戮。”以其兄之子妻之。
  2、字词解释
  (1)南容:孔子的学生,姓南宫,名适(音kuò),字子容。
  (2)兄之子:孔子的哥哥叫孔皮(《史记?孔子世家索隐》),先于孔子去世,所以孔子替他女儿主婚。
  3、译文
  孔子谈到南容,说:“国家政治清明时,他不会被罢免;国家政治黑暗时,也不致被刑罚。”于是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他。
  4、名人解读
  傅佩荣:应行之道也须加上对趋势的考虑,看它是趋向有道还是无道。自古以来,所有的政治皆须以这种动态观点来理解。
  5、要义
  在太平之世施展抱负,在黑暗之世保全自己。故此可知,圣人并不一味主张去做一个黑暗时代的牺牲品,而是要讲究一点处世的艺术。南容的智慧在太平盛世时,能经邦治国;身处乱世时,则能善于自处,且不会遭杀身之祸,可以免于刑戮。换句话说,南容擅于用世,且有自处之道。当然,他的学问道德也是极好的,夫子以其兄之子妻之。夫子是很注重考察的人,《论语》[先进篇十一第六章]:“南容三复白圭,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。”他多次听到南容吟诵《诗经》名篇《白圭》“白圭之玷,尚可磨也;斯言之玷,不可为也。”白玉有瑕疵,还可以磨掉;说话有瑕疵,就没有办法补救了。由此可知他谨言慎行,志向高洁。看夫子选的两个女婿,应该说公冶长的修为更高一些,是夫子有偏心吗?这要看夫子的家世。夫子三岁丧父,上有一残疾兄长,夫子是家中顶梁柱,承担照顾兄长一家的责任。再看公冶长虽学问深厚,但志不在仕,生活上可能相对简朴;南容却能在治世出仕、乱世自保,应该能提供更舒适、富裕的生活环境。由此可见,夫子更注重人情,留给兄长之女的应是个舒适的生活环境。说起来,也是一种处事的艺术。
  公冶长五  第三章
  1、原文
  子谓子贱:“君子哉若人!鲁无君子者,斯焉取斯?”
  2、字词解释
  (1)子贱:夫子后期弟子,姓宓(音fú ),名不齐,字子贱,鲁国人,小夫子四十九岁。
  (2)若:这个。
  (3)斯焉取斯:第一个“斯”指子贱,第二个“斯”指君子品德。
  3、译文
  孔子评论子贱说:“这个人是君子啊!如果鲁国没有君子,他从哪里获得这种好品德的呢?”
  4、名人解读
  朱熹:上斯斯此人下斯斯此德。子贱盖能尊贤取友以成其德者。故夫子既叹其贤,而又言若鲁无君子,则此人何所取以成此德乎?因以见鲁之多贤也。
  5、要义
  《韩诗外传》:宓子贱治单(音dǎn)父,弹鸣琴,身不下堂,而单父治。巫马期以星出,以星入,日夜不处,以身亲之,而单父亦治。巫马期问于子贱,子贱曰:“我任人,子任力。任人者佚,任力者劳。”人谓子贱,则君子矣,佚四肢,全耳目,平心气,而百官理,任其数而已。巫马期则不然,乎然事惟,劳力教诏,虽治,犹未至也。这段话的大意是:宓子贱到了单父,整天弹琴作乐、悠闲自在,似乎根本不理政事。可是让大家吃惊的是,单父地区却慢慢地兴旺起来,并且没过几年,便人心安定,经济富足。对此,他的前任非常疑惑,就询问其中缘由。子贱解释道:你治理单父时,靠的是一个人的力量,事必躬亲不但会让自己疲惫不堪,还可能忙中出乱。而我,动员了大家的力量,靠众人的力量去完成治理,这样才能疏而不漏,轻松把握全局。从这件事来看,宓子贱是个智者,也是一个贤者。
  夫子这几句话,重点不是夸赞宓子贱,而强调君子的出现和他的成长环境的关系。当时有人认为鲁国的文化已经衰落,没有君子了。夫子认为,宓子贱之所以能够成为君子,成长为才能智慧高超、人格道德完美的人,与他所在的环境不无关系。宓子贱是鲁国人,鲁国在当时是君子之国,贤人众多。且齐鲁大地传承的是周朝文化的精髓。周朝建国后周公的后人多被分封到鲁,姜尚的后人多被分封到齐,因此齐鲁是华夏文明传承的根。周公整理了大量上古文化,也是儒家思想的起源;姜子牙则是道家文化的奠基人。由此也证明在当时儒道文化本是一家。正是在这些贤德之人的影响下,再加上个人努力,宓子贱才修成杰出人才。
  公冶长五第四章
  1、原文
  子贡问曰:“赐也何如?”子曰:“女,器也。”曰:“何器也?”曰:“瑚琏也。”
  2、字词解释
  (1)子贡:孔子的弟子。姓端木,名赐,字子贡。
  (2)瑚、琏:宗庙祭祀时装盛谷物之礼器。夏时称“瑚”,殷时称“琏”。
  3、译文
  子贡问于孔子:“老师,您看我端木赐如何?”孔子答:“你呀,就像是一个很好的器皿。”问:“什么器呢?”答:“瑚琏也。”
  4、名人解读
  朱熹:子贡见孔子以君子许子贱,故以己为问,而孔子告之以此。然则子贡虽未至于不器,其亦器之贵者欤?
  5、要义
  瑚、琏:宗庙祭祀时装盛谷物之礼器。其绝非一般之盛食器,乃上至天子、诸侯,下至卿大夫者,均置于大堂之上、宗庙之中、黄泉之下之重器。极为尊贵,超绝华美,实有大用,贮能裕养,故常与鼎相配而同用,只尊贵稍次。实欲世代享有,须臾不离并永传于世之大宝礼器。这种器具,在夏朝的时候叫做“瑚”,商朝的时候叫做“琏”,周朝的时候叫做“簠簋”。夫子不用当时的名称,而用前朝的名称,意思大概是说子贡你深得古人之道吧!盖瑚琏固然尊贵,然而再好,终究也只是个“器”,非具君子之全德,未得其道,诚可憾也。本段明赞子贡才高八斗,暗贬其据才自高,未达性天之圆满,得其末而失其本也。当知夫子尝言“君子不器”,乃其以“不器”为所求。这段对话,可味道出夫子教书育人的良苦用心。后来,子贡修得正果、非常了得,是孔门四科十哲之一,以言语闻名。子贡利口巧辞,善于雄辩,且有干济才,办事通达。曾任鲁、卫两国之相。并很善于经商之道,富致千金,为夫子弟子中首富。夫子去世后,子贡守丧六年,是众弟子中为夫子守丧最长者。司马迁作为一个远见卓识的史学家,他在《史记》中甚至认为孔子的名声之所以能布满天下,儒学之所以能成为当时的显学,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子贡推动的缘故。
  公冶长五第五章
  1、原文
  或曰:“雍也仁而不佞。”子曰:“焉用佞?御人以口给,屡憎于人。不知其仁,焉用佞?”
  2、字词解释
  (1)雍:冉雍,字仲弓,孔子的学生。
  (2)佞:音nìng,能言善说,有口才。
  (3)御:抵挡,这里指争辩顶嘴。
  (4)给:音jǐ,应对敏捷,嘴里随时都有供给的话语。
  3、译文
  有人说:“冉雍这个人有仁德,但没有口才。”孔子说:“何必要有囗才呢?伶牙俐齿地同别人争辩,常常被人讨厌。我不知道他是否可称得上仁,但为什么要有口才呢?”
  4、名人解读
  朱熹:佞人所以应答人者,但以口取辨而无情实,徒多为人所憎恶尔。我虽未知仲弓之仁,然其不佞乃所以为贤,不足以为病也。再言焉用佞,所以深晓之。
  5、要义
  儒家崇尚质朴,反对巧言令色,主张谨言慎行,强调言行一致,倡导的是“敏于事而慎于言”。盖“仁”之在内而不在外,是以君子欲“以仁德立天下,不以口舌立天下。”
  公冶长五第六章
  1、原文
  子使漆雕开仕。对曰:“吾斯之未能信。”子说。
  2、字词解释
  (1)漆雕开:孔子的学生,姓漆雕,名开,字子开。
  (2)吾斯之未能信:是“吾未能信斯”的倒装,“之”是用来倒装的同。信,信心。斯,代词,指孔子让他出仕这件事。
  (3)说:音yuè ,古同“悦”。
  3、译文
  孔子叫漆雕开去做官。漆雕开回答说:“我对做官还没有把握。”孔子听了非常高兴。
  4、名人解读
  朱熹:开自言未能如此,未可以治人,故夫子说其笃志。
  5、要义
  夫子悦漆雕开志道之深也。盖为官治民之任,大事也,政令之未敢轻出,深恐举措不当以致伤其民。漆雕开之能不仕,内则能笃定道心,不挠于外欲;外则不因羡权名,而妄逞担当,真君子也!
  漆雕开的回答,就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。一是有清醒的自我认识;二是有对待自我内心的真诚态度;三是有追求远大志向而不急于求成的笃定目标。心志笃定、实事求是的态度是一个成功者的重要素质。夫子看到弟子如此恭谦、道心笃定相当开心。
  公冶长五第七章
  1、原文
  子曰: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,从我者,其由与?”子路闻之喜。子曰:“由也好勇过我,无所取材。”
  2、字词解释
  (1)桴(fú):用来在水面浮行的木排或竹排,大的叫筏,小的叫桴。
  (2)材:通“才”,才能。
  3、译文
  孔子说:“如果我的主张的确无法推行了,我想乘着木排漂流海外。但跟随我的,恐怕只有仲由吧?”子路听了这话很高兴。孔子又说:“仲由这个人的勇气大大超过我,但不善于裁夺事理。”
  4、名人解读
  程颐:夫子美其勇,而讽其不能裁度事理。子路勇于义,故谓其能从己,皆假设之言耳。子路以为实然,而喜夫子与己,故夫子美其勇,而讽其不能裁度事理,以适于义也。
  5、要义
  本章由夫子的感慨引出对子路的评价。夫子感叹地说,我看“道”是行不通了,不若乘一木筏就此隐遁海上了此一生。能跟随我一起的,恐怕只有子路了吧。夫子言此,知子路之无欲,笃信向道,子路闻之喜。子又曰:“由也好勇过我,无所取材。” 子路很是骁勇,但有勇无谋,不懂得中道。圣人善用中道,行中道,所以子路还得修练。所以“无所取材”,《朱子集注》解释,“材,与裁同”,古字借用,通假。这个材就是说子路你不懂得判断、裁度事理,勇于义,但不能“适于义”。
  从此段对话中,夫子明确指出了子路的不足。但作为一个教育家,夫子对子路的勇敢并不是一味否定,而是中肯客观。其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子路,鲁莽冲动固然不对,但英勇果断却是优点,危难之际挺身而出,是值得表彰的英雄气概。只是勇猛不要过头,要注意把握其中分寸。所以我们不难看出,夫子在批评子路“好勇”的时候,也是在提醒子路“好勇”不是不可以,但却不能一时头脑发热,徒逞匹夫之勇。真正值得提倡的“勇”,不仅是有法可依,而且还应合乎社会的道德规范。

 

 

[责任编辑: jxdkj_张建华 ]
相关新闻
地矿新闻